【公告:本站所有文字、圖片及影片,版權所有,請勿移作他用;引用連結請載明出處,謝謝!】


第五章 戰後被國民政府軍拐騙的台籍老兵

混身血與泥的台灣青年

  到現在,一談到「台灣兵」,一般的台灣人都立刻把它認為是在大東亞戰爭中,被日本軍隊徵用而派遣到中國大陸或南洋群島去的台灣人原日本軍人軍屬。而一談到「台灣老兵」,台灣的一般民眾又以為是「老芋仔」(國共內戰戰敗撤退到台灣的外省人老兵),或是「榮民」(國民政府所特別豢養的外省人退役軍人)。筆者所感嘆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戰已經超過五十年,1947年台灣發生的「228事件」終於浮現檯面讓國內外的人知曉。但是在「228事件」前後,特別是從1946~47年間約有一萬五千名的台灣青少年,被接收台灣的國民政府的陸軍、海軍部隊連騙帶擄投入部隊,被遣往中國大陸參加國共內戰,其中約一萬二千人戰病死亡、或餓死;或失蹤的悲慘歷史知道的台灣人卻少之又少。當然日本人更不知道這些台籍老兵的悲情。在這些台灣老兵中,有很多是在大東亞戰爭中生存,而戰後復員回到台灣的原日本軍人軍屬,其人數大概佔總數的一半以上。

  經戰後,台灣被交到蔣介石政權的手中,短短的一年半就發生了「228事件」(1947年2月28日)。蔣介石從中國派遣了鎮壓部隊,從基隆上陸以後,就一路的展開屠殺,特別是對台灣的知識分子,以及原日本軍的軍人軍屬及學生,總共大約殺了二萬人。在事件被鎮壓後,國民政府軍更在全島展開「清鄉掃蕩」(對懷疑者徹底的肅清政策)的行動,對被認為可疑或不順眼的人加以逮捕後槍殺或關入監獄,接著又施行世界最長長達38年的「戒嚴令」,讓台灣人民處於「白色恐怖」生活中,因此對於自己的子弟被拐騙甚至被擄,家族不但不敢投訴,甚至連探尋他們的行蹤都不可能。這些台灣兵和在「228事件」被屠殺的「有名人」或「知識分子」不同,他們大多數是出身於貧窮家庭,其中特別是原住民及客家人佔多數。因此要引起立法委員或社會人士的關心,是比較困難的。

  在我調查所知的範圍,終戰初期,蔣介石政權還未在台灣施行徵兵制度以前,國民政府軍隊所網羅的台籍兵的入伍時間來看,以「228事件」發生前後來區分,可分成二個階段。

極端卑鄙的國民政府軍的募兵手段

▼國民黨招募台灣兵的公告
  在「228事件」發生前的1945年10月到1947年2月26日止為第一階段。這個階段剛好是日本戰敗,蔣介石政權派陳儀來接收台灣的政權交替時期,同時因為戰爭剛剛結束,有許多工廠還在停工狀態,工商業也還沒有復原,而日本統治末期的「物質統制」及「配給制度」也被廢止;同時被日本視為南進基地的台灣所貯存的軍需物質,幾乎都被國民政府的接收官員席捲而搬運到中國大陸(主要是上海)中變賣,台灣人民的生活是日復一日的窮困。而被徵召到海外的原日本軍人軍屬陸續地復員回到台灣,因此台灣的失業率大幅增加。物價像三級跳的暴漲,單就米價就從終戰之日起不到一年的時間漲了一百倍以上,台灣的青年們整日為失業而苦惱。

  這時,國民政府下了整編命令,進駐在台灣的國民政府軍第七十軍及第六十二軍(包含獨立第九十五師)為了補充兵員,便在台灣各地貼出招募的告示。甚至派到農村及山地部落去勸誘,煽動對「祖國」的愛國心,並且以優厚的條件為釣餌,誘致了約一萬二千名台灣青年進入軍隊。在這一階段的國民政府軍的招募手段,主要是使用如下的言詞當釣餌,其欺騙手段如下:

A. 親愛的台灣青年同胞,你們已被日本帝國殖民了五十年,在日本人的鐵蹄下,像奴隸一般過著苦難的日子。今天祖國的軍隊完成了八年的抗戰獲得了輝煌的勝利,把大家從「水深火熱」中救出來。大家都知道,日本已經無條件投降,現在大家已回到溫暖的祖國懷抱中。為了重建這個苦難的祖國,需要各位年青人的力量來幫忙。最具體的表現就是加入祖國的軍隊,共同來建設三民主義的新中國,這就是對「祖國」的「愛國精神」的表現。(使用煽動的文字)

B. 入隊服務期間:2~3年(根本是胡說,當時國民政府軍實際上根本沒有「退除役制度」存在)。

C. 海軍是要派到上海或青島去接收日本賠償艦及整修工作的「技術兵員」。用一種「工員」或「兵士」的分不清楚的名義來招募,服役期間為六個月或一年。(把身份及期間,故意模糊)

D. 待遇為月薪二千至三千元(應徵者都以為「台幣」來計算而去應募,結果到了大陸以後拿到薪資才知道是如同廢紙的大陸「關金」及「法幣」,而不是「台幣」,知道被騙時已經來不及了)。

E. 在軍隊服役中,可以免費學習「中國話」(當然)。

F.退役後,可以轉業到政府的行政機關服務(胡說八道)。

G. 海軍第一階段的應徵者,都發給從日本海軍所接收來的日本下士官軍裝,外出時穿著,吸引了當時憧憬日本海軍的不少台灣青年。

  第一階段用上述釣餌誘騙台灣青年,誘引了約一萬二千名台灣青少年進入部隊,但是幾乎都被編入陸軍,海軍僅僅募集了約100人。

  這些台灣的青少年投入國民政府軍的目的有各種的情況。有的是為了幫助解決家庭的生活困境,有的竟是想免費能學習中國語,更有的是對「祖國」河山的憧憬;或是希望當職業軍人,有的是莫名其妙的被誘拐,更有一些是被強拉編入軍隊。還有,一部份的人,是在戰後在海南島被強制留用或收編。

  他們的出身和動機雖然大家各有不同,但是他們有一個共同的遺憾,那就是誰也沒有想到會被送到中國內戰的最前線,當他們知道被騙時,已經是陷於如同國民政府軍的「俘虜」一樣的境地。

以「228事件」為藉口強制拉丁

  第二階段是自1947年3月到1949年年底,也就是「228事件」發生後,到蔣介石政權在國共內戰中吃了敗戰,撤退到台灣的期間。

  在這個階段,因志願或被誘騙而入隊者,僅是少數,為何如此呢?因為自「228事件」發生後,台灣人已經對國民政府軍的「軍隊」到底是什麼軍隊已經看透了,所以被騙入軍隊的愚笨傢伙已大大地減少了。

  但是,被國民政府用第21師以「技術員」名義雇用者,或被海軍以接收「日本賠償艦」之名義誘致,或被以「參加二二八暴動」罪嫌,脅迫投入海軍者,一共大約有3千多人。

  這批人包括:無線電技術者、大卡車駕駛員、醫護人員(以上為陸軍);海兵團、空C廠少年工、船員(以上為海軍);此外尚有空軍第三飛機製造廠及汽車第32中隊,也招募一千餘技工及駕駛士兵。

  總之,我們「原國民政府軍台籍老兵」既不是志願兵、又不是徵兵、更不是傭兵,直到現在,大家都還找不到「歷史定位」!

  最不可思議的是,50餘年後的今天,國防部仍然把我們稱為「台灣光復初期隨國軍赴大陸作戰人員」。換句話說,軍方把我們當做像「隨桃太郎至鬼島征討鬼怪的狗和猴子」一般看待!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當年,我們要被押往中國大陸時,軍部把我們台灣新兵的武裝完全解除,調動外省籍的警衛連荷槍實彈,還上刺刀,像運送戰犯或捕虜一般押上運輸艦。船隻要離開高雄或基隆港開往中國大陸時,由於碼頭上戒備森嚴,所以冷冷清清,家屬都不知道我們將被遣往中國大陸。那種狀況,實在是淒涼。與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被日本人徵召為軍人軍屬或軍夫要出征時的熱鬧和壯行比較,簡直是天壤之別。

  尤其載運台灣新兵的船隻,不論是從基隆或高雄出港,大都選擇在半夜的時間。對於國民政府軍的幕僚來講,或許台灣人民進入夢鄉的時辰,是他們最愛的「吉時」吧!
特別是「雨港」基隆,在朦朧夜霧的街燈下,或下著季節雨的夜晚,連說一句「再見」都沒有,就要和父母兄弟姊妹或妻子離別,而將被載往未知的世界!那種悲傷、寂寞和淒涼的心情,誰能瞭解!?那種悲情,隨著船隻離岸越來越重,甚至變成哭泣和呼喊聲!
有些勇敢的人,發覺搭上「賊船」,利用船上的夜暗地方,果敢地從甲板上跳入漆黑的海中,這種事情在高雄及基隆都曾經發生過。

  結果,多少人被機槍掃射死亡?多少人被螺旋槳捲入海底?多少人溺斃?多少人游回岸上?沒有人知道。

國共內戰中被連騙帶擄的台灣兵人數

  終戰後,被國民政府軍用不正當的手段被拐騙迫擄的台灣兵的人數到底有多少?這個問題連國防部也是沒有辦法回答。為何呢?因當時國民政府還沒有撤退到台,而國民政府雖說接收了台灣,但是派來的官吏是極度腐敗,戶籍制度混亂,兵役制度尚未施行,中國軍隊本來就是以「拉丁」惡名昭彰。因此終戰後接收台灣時,也是用「拉丁」的手段來達到其補充兵員的目的。當時被國民政府軍拐騙及拉丁的台灣兵,在戶籍上或兵役名簿上根本不可能完全都有登記,這就是當年國民政府腐敗的證據,戰爭結束後,犧牲或成為不歸人的「勇士」,但國民政府卻強辯說:「無資料可查」,連弔慰金都不願意給與。

←被配屬在哈爾濱國營第一浴池,負責燒媒工作30餘年的國軍台籍老兵張文財(台東人)。他對人生已經絕望,只期望早日擺脫苦海。我心內不忍,臨別,到百貨公司買一件匈牙利製的短大衣給他。起先,他一再拒絕,不願意接受。後來經我勸他:「你現在不穿沒關係。但,當有一天,您要離開苦海的世間時,讓他們把這件大衣披在您的身上,讓您感受故鄉台灣的溫馨!」他才點頭接受。

 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已經50年頭的,但國防部還沒有認真去調查這人數,甚至連實行的誠意都沒有,反而刻意湮滅這個歷史的真相。只要這個矛盾一日存在著,終戰後,被國民政府軍網羅到中國大陸參加內戰的台灣兵到底有多少人數是不可能知道的。唯有期待有為的台灣新政府誕生,誠心誠意去追蹤歷史真相,否則這個謎底的解答是永遠得不到的。

▼1993年10月,許昭榮訪問還健在而住在南京的原國民政府軍第
 七十師師長陳頣鼎先生(當年為國民政府軍陸軍中將),詢問當時
 整編70師在台募兵的狀況。

  為了查明這個數字,我曾經幾度到中國大陸去踏查,努力想從各種角度去找出人數。

  1993年10月,我訪問還健在而住在南京的原國民政府軍第七十師師長陳頤鼎先生(當時為國民政府軍陸軍中將),詢問當時整編70師在台募兵的狀況。

  依照陳將軍的談話,當時第七十軍在台灣整編時,所招募的兵員大概有八、九千人,而第六十二軍(含獨立第九十五師團)約為三千人,其中最多的是原住民的青年。
據住在北京的「台籍老兵歸鄉促進會」會長徐兆麟先生說,僅第七十師就約有一萬人,他自己也是屬於第七十師的台灣兵。

  滯留在黑龍江省大慶市的台籍老兵曾榮祥先生說「我們連隊的總人數裡,台灣兵佔了八成」。

  住在福建省廈門市出身台東縣的潘進興先生說「在第一階段,被騙加入第七十軍的台灣人大概有二萬人,而在『228事件』後,被迫擄入營而送往大陸的人數加起來應該有約三萬人」。

  現在住在廣西省壯族自治區的潘進德說:「和我一向被騙而編入獨立第九十五師的台灣人,同船被送到大陸的台灣兵約有二千人」。

  最近在山東省青島市剛過世的原海軍技術兵員吳聲銘先生說:「被網羅青島的海軍技術兵員,一、二、三期加起來約有三百人」。

  台灣發生「228事件」後,好不容易逃出國民政府軍的追捕,而逃到中國大陸的「台灣民主同盟」主席蔡子民先生的回憶錄中記載:「國民黨軍第七十師,一共誘致了一萬多名台灣青年送到山東地區(華北)參加內戰」。

  因為受傷而早期被送還的原國民政府軍整編第七十師的台老兵呂永桂先生的回憶錄這樣寫著:「現在還有二萬多名的台灣兵殘留在中國大陸各地。」

  中國人作家的王玉彬及王蘇紅兩位先生的著作《鄧小平兵法》(風雲出版社)的第106~107頁中這樣寫著「整編第七十師團在台灣總共補充了三萬名的台灣兵」。

  還有,1988年11月17日的日本《讀賣新聞》刊出「依中國方面的報導,中國政府將遣還殘留在中國大陸的二萬七千多名的台灣老兵,預定經由香港送回台灣」的消息。
但是,依照我到1995年為止所踏查的資料統計,客觀推估如下的數字:

   
    





  由此可知,戰後約有一萬五千名台灣青年被驅使參加國共內戰的事實。但是現在,在國防部的人事參謀次長室所記載的「身份確認台灣老兵」總人數僅有二千多人,這樣大的數目差距,說明白一點,就是有一萬二千名的原國民政府軍台籍兵在國共內戰中被捲入「人海戰術」的烘爐中而消失,這確是一個慘痛的歷史悲劇。

                ▼「國共內戰」的決戰場-徐蚌會場(大陸稱「淮海戰役」)的古戰場,
                  遍地屍體地陰影已經消逝,換來惱人的小販叫賣聲。

  近年來,因兩岸的人文及經濟交流發展,歸還台灣的「滯留中國的原日本軍、原國民政府軍台籍老兵」之數目已經超過七百人。但是現在還有約二百名的「台籍老兵」殘留在中國大陸各地,這些人當中有的尚未與台灣的親人取得連絡,或者是已取得連絡,但父母雙亡,兄弟及姪子們為了怕他歸鄉後,會發生財產分配問題,而不願幫他們申請台灣入境證。現在滯留在雲南省昆明市的護士黃月華女士及在河北省保定市的老兵曾敬祥先生就是這種例子。

  有的知道在台灣的親族經濟環境不好、自己回台後也沒有能力生活而放棄歸鄉者。當然其中也有因為在中國政府做官,無法取得台灣簽證者,有人臥病在床而無法行動者,甚至已經精神分裂,年老想回台歸不得。

滯留中國的台灣老兵分佈

  根據我手上的資料(1995年12月止),滯留在中國大陸的原日本軍、原國民政府軍台籍老兵的分佈狀態如下:













  

這些人,有的是原日本軍人軍屬的身份者,他們像「戰爭工具」一樣被輾轉驅使,從太平洋戰爭、國共內戰、人民解放戰爭、朝鮮戰爭等,一人三役(日本兵、國民政府軍、人民解放軍)而遍歷戰爭者,亦不在少數。

  在前章中已提到,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出身於貧窮的農村家庭,特別是原住民及客家人居多,當然只靠我一個人要在廣闊的中國大陸,從各個角落去徹底踏查是不可能的。因此調查漏失、或者是不願透露身份者、被放逐到無法通信的偏遠地區或者病死者,到底有多少人真無法統計。
←1993年我為了追尋「原國府軍台籍的淚痕血淚」,踏上「古戰場巡禮之旅」。這裡是東北錦西「塔山戰役」的遺址。許多前國府軍獨立95師的台灣子弟陣亡於此地,然而台灣近代史,甚至「台灣兵役史」上,竟然至今仍然一片空白。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228就是一個助紂為虐的報應,在海南島台籍日兵的惡行是罄竹難書,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匿名 提到...

是啊,日本人在南京大屠殺宰殺你們支那人也只是剛好而已。

辣妹護理師俱樂部影片 提到...

好車貸汽車貸款
車貸財理通‎
個人信用線上查詢
信貸
汽車高利換低息‎
銀行汽車貸款72期還款
銀行中古購車貸款
銀行二胎房貸
汽車銀行增貸